佛学世界语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21|回复: 0

【转帖】 活佛学世界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2 19:5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李仁芝

Lerni-1.jpg

  "缘份"这东西可真是太神奇了!就好像是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指使的。
  圣诞前夕永红师兄对我说她因为身体抱恙不能兑现去给活佛阿旺降央多吉教世界语的诺言,所以想要我去替她完成使命。一听到是活佛我可是不敢怠慢的呢心里七上八下地,给那样的"高人"讲课俺哪够资格啊?再说桂林那边的装修还等着扫尾呢。于是就搪塞说"一切随缘吧"
  谁知道由于师兄们的推波助澜活佛终于很认真地想开始学世界语了并告诉我"随时"都可以来拜见他26号一早我真地下决心准备去拜佛了不过一边准备一边心里还在打鼓"活佛"到底是什么样的啊?真地是活佛吗?尽管心里有些疑惑可还是没有停止准备工作先拿好了学习资料然后再沐浴更衣"标准"就跟回香港参加浴佛大典差不多......礼多佛也不怪吗!这时好像有个智慧的声音告诉我"如果你是真心虔诚地去拜见他他就是真佛"。于是我更加不敢马虎就这样磨磨蹭蹭地比较了;换了好几套衣服和发型之后终于觉得可以了出门了一看表怎么都已经是上午11半点多了赶紧去买票
  坐在去东莞的大巴车上我还在想;怎么"稀里糊涂地"就真来了呢?永红师兄专程从比利时千里迢迢地赶回来拜见活佛连来深圳的票都作废了也没能与活佛谋上一面,而向来主张不卑不亢;随缘不攀缘根本就没想到过要去朝圣的我就这么硬是让师兄们给""来了呢?这到底会是个怎样的"缘份"?
  跟昨晚电闪雷鸣的寒冷天气相比今天可真是天高云淡冬日融融呢车一路畅顺50分钟就到了东莞也没费什么周折就按地址找到了活佛府一进门看到屋子里高朋满座好象到处都是人那个时间活佛和他的客人们正在吃饭呢一个貌似义工的人把我的行李拿到了2其实我是完全可以吃了午饭才来的可是我在车上就给活佛发了短信说约一个小时后就到在德国的时候我就养成了个准时赴约的习惯所以宁可自己饿扁也不能迟到的可是这样却似乎有点"蹭饭"的嫌疑呢......我正在那儿郁闷时一个没有穿"制服"的人笑呵呵走过来跟我打了个招呼我见过活佛的照片一眼就认了出来!!竟然就是活佛?(跟我们"正常人"也没什么两样啊!
  由于他们已经快吃完了活佛让人们再重新去给我准备斋菜就又匆匆地回去吃饭了虽短短的一个照面我却也察觉到了活佛的眼神是真诚而谦和的。这样我也就觉得不再那么"别扭和拘束"了。用过斋后活佛就请我和他的信众们在客厅里一起喝茶只见大厅四壁挂满了唐卡神圣而庄严。可他的信众们却就像走马灯一样这批撤了那批又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所以半天也没能跟活佛说上几句话我的那个心啊"哇凉哇凉地呢"!这还学世界语呢?连说上句话都费劲!
  终于有了个空档儿,我才有机会把带来的学习资料给活佛呈了上来,心想:把资料也给您带来了学不学俺都算完成任务了......您再没时间俺可就撤了!嘿嘿......
  不知道我的心思是不是被活佛给看穿了,他终于抓紧了一个没怎么太多人的时机叫我到另外一个有一张大桌子的大厅去给他讲课。
  于是师兄们一直关注的"活佛世界语课"终于拉开了序幕。我首先客套了一番表示很高兴能跟活佛"一起学习世界语"然后也表明了我刚学佛不久,(还处于幼儿园阶段)。很多佛教礼仪,清规还都不懂如有冒犯之处还请活佛见谅!不管怎样咱先请个免死金牌再说嘿嘿......
  活佛比我想象之中可是好教得多也没那么多"讲究说道,"一点也不还挺平和谦虚加认真地呢。虽然已经很多年没讲过课了但凭着往昔的那点语言功底教教语音我还是没问题的。学着学着他的几个弟子也进来凑热闹一起学了起来,他们是两位藏地来的修行者久美志华喇嘛和杨扬等两位女弟子,学习气氛还满不错呢!
  我说先请活佛对世界语有个大致的了解等晓石来了就可以帮他慢慢提高了。我是想给活佛留个台阶如果他觉得不想学也好有个借口。谁知道他却说如果能教他十来天就好了,看来他可能还真地想学呢!由于桂林那边电话不断地催促我说可能这次只能抽出3-4天的时间不过我离这里和活佛桂林的道场都不远还是可以卷土重来的。看天色已晚我就拿起箱子准备撤回深圳明天再过来反正路也不远活佛噌地就是一句"你不是可以在这教3-4天的吗"?已经帮你安排好了宾馆房间。活佛还亲自开车把我送到了酒店听他的弟子说活佛还特地吩咐要帮我安排一个有电脑的房间。嘿嘿。。。活佛怎么知道我还是个"网虫'的呢?
  回到酒店马上给比利时和国内的几个急切想知道消息的朋友们通报了"战况"看到我上传到空间里"活佛学世界语"的照片大家都异常振奋因为这可能将成为历史性的一页
  可能是兴奋的缘故,跟永红及琳琳他们一直聊到了深夜2点多还没有睡意。只是怕第2天起不来,才赶紧休息。刚合眼4个多小时,就似乎已经足够了。由于刚来这里,还不完全了解他们的生活作息习惯,为了不给人家添麻烦负担,我想自己先吃过早餐,然后再自己打车去活佛府,于是就给活佛发短信说我自己吃过早餐就回来,不用管我的。我刚叫了一盘炒饭,还没吃,活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问我在哪里,说他已经到了酒店大门口等我。我觉得真是很过意不去,让人家这么早过来接,又是活佛亲自驾车。做人咋能这样呢?
  由于受到了多位高人的指点,加上我与活佛相处的感觉,和仔细用心地观察,我觉得他确实是个大慈大悲的菩萨,和蔼可亲的活佛,是我可以信赖皈依的上师。于是活佛刚坐好,我就提出了想做他皈依弟子的请求。原因是"只有当了他的弟子给他上课胆子才能大起来"。(嘿嘿,其实这只不过是个借口而已,若能给活佛当弟子,真不知道要修多少多少世呢)活佛虽没有立刻明确答应我,但好像也并没有反对。不过,接下来他就开始为我开示怎么修佛法,还给我讲了观世音菩萨到地狱搭救罪苦众生宁可粉身碎骨的故事,听得我眼泪汪汪地。活佛还给我讲解了他收藏的那些珍贵的唐卡。我感觉到,他已经开始教化我这个幼儿园的小弟子了呢。哈哈···
  2天上课,生疏感渐渐散去。由于另外几个弟子的参与,学习气氛开始变得融合活泼,下午瞅准时机,又问起活佛皈依的仪式都该准备些什么,比如说生辰八字之类的,活佛很随和地说,什么都不用准备。马上就可以给我做皈依仪式。活佛先叫他两个西藏的弟子帮我念经传法,然后他又非常郑重地穿上了他那件只有做法事才穿的黄色长袍。帮我做了四皈依。皈依上师,皈依佛,法,僧。并赐了法名降央呢玛,在赐名之前,我跟师父请求说,:师父给我起个好听的名字呗,他说:都好听。我问这个名字的意思,降央是文殊,呢玛是月亮。虽然我对月亮并不是情有独钟,甚至觉得月亮很冷漠,阴森森地又时常会,但既然是师父亲赐的,也就满心欢喜地接受了,月亮就月亮吧,哈哈。。最重要的可是前面的那个文殊啊,能得到大菩萨的姓氏,那是何等地荣耀啊!!!
  回到酒店,自然又是少不了马上跟朋友们分享今天的喜悦,也把月亮这个名字挂在了网上。这时有个藏族名字的好友给我发消息说,我的名字解释错了,呢玛不是"月亮",而是"太阳"的意思,我半信半疑但却似乎很希望这是真地。太阳可是比月亮好多了啊记得在那个曾经被奉为偶像的年代。我在一次38国际妇女节大会上给数千人做报告时,结尾就是用了这样的话:我们女人不要做月亮,不能只靠反射而发光,我们也是太阳,也能有一份热发一份光竟然博得了全场雷动般的掌声······  如果真是师父在考验我,故意说成是月亮,而实际上是太阳的话。那可是真太完美了不过为了慎重起见,我并没有马上把网上的名字改过来,还是明天听听师父怎么说吧。
  2天早上又重复了一遍昨天的故事,依旧是给师父发了短信说自己回去,师父还是亲自开车来接了我,让我感到非常不安和不忍。后来跟杨扬说起此事时,她告诉我,由于弟子的车刚刚去修理,其它人不能去接,师父说了,年底很乱,你一个女孩子,又提着包,还是去把你接回来安全。我当时真是感动,什么叫菩萨心肠啊?’......
  上课之前,师父真地告诉我说,名字的意思弄混了,呢玛不是月亮,而是太阳。哈哈,当时那个高兴啊好吉祥的名字啊,太阳啊!可以光芒四射!!!嘿嘿......
  看来我的命还真挺好,想想我这辈子,也真!!!生父给我起了个很得体的名字;仁芝,(有人还问过,是不是找专门起名的人帮我后改的呢)。恩师谢玉明先生给我起了个很斯文的世界语名字“ERUDALI”(意思是博学和智慧的)。我在外交上一直用着这个名字,外国朋友们也只是知道我的世界语名字,而不知道汉语名。(这个名字现在和我的中文名一样都在我的身份证和护照上写着呢)。皈依净空老法师之后得到了个好听的法名妙音,现在又得获了个降央呢玛----文殊太阳这样殊荣的法名......
  匆匆数十载,得遇数位恩师的不倦教诲和呵护,夫复何求,此生无憾啊!
  顺利皈依了活佛之后,我仍在那里反思,这一切真是始料不及的。当初学佛是因为机缘已经成熟,在拜了几十年的佛后,才开始真正闻经学法。谁知刚入佛门竟然就能成为万人敬仰的活佛坐下的弟子,佛菩萨和上天真是对我不薄啊!
  我不禁联想到,自己刚学世界语不久,就能得到世界语泰斗级人物谢玉明恩师的谆谆教诲,那时我还只是个10来岁的孩子。几十年来,恩师,师母给我的关爱让我无以为报。他们教与我的不仅仅是知识,而更多的则是做人的道理。这些年,无论我是在国内还是海外,只要有时间机会我一定跑回老师北京的家里小住几天,在我的心目中,他们也一直都是最令我敬爱的父母,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啊。
  恩师是60年代考入北大的才子,最早是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俄语部工作,后来改到世界语部,还把我国4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等等文学作品译成了世界语,令国际世界语界赞叹不已,是当之无愧的国际世界语学士院的院士。我常开老师玩笑尊称他"驸马爷"因为师母金蓉是爱新觉罗浦凯的孙女,是正宗的皇姑格格。师母也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主任记者,一个高贵,贤惠,仁慈,美丽,学识渊博的女士。当年我在北京求学的时候,尽管当时他们的生活也并不富裕,我每次去老师家的时候,师母总是给我做上丰盛的饭菜。师母知道我喜欢吃西红柿炒鸡蛋,我每次去就都有得吃,甚至在冬天买不到新鲜西红柿的时候,师母也把夏天用瓶子自己储藏好的西红柿拿出来给我烧来吃。也许这也是前世的缘份,他们呵护我,并不亚于自己的女儿。老师的家也是我心灵的驿站,每当我生活中遇到不惑的时候,也总是打电话跟他们求助。这么多年来,他们在我心中就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慈父慈母,我也念念不曾忘记他们的恩情。用老师的一句话说;李仁芝没有别的优点,就是重情义。嘿嘿......
  其实,我之所以学佛,就是出于一颗感恩的心,因为我一路走来,曾遇无数的贵人相助,所以我也喜欢帮助别人回馈报恩与人为善。我的祖上是书香门第。母系的家族是大地主。从小受到的家教是很严格的。受人滴水之恩,得涌泉相报
  我一直认为,我的命运是非常非常地好,甚至可以算是心想事成的。不知道是祖辈的余荫,还是佛菩萨的庇佑。我对我现在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感到非常知足,非常快乐,非常感恩。也正因如此,我才努力修学佛法,希望也能学佛菩萨们那样去帮助和渡化众生。我想,也许正是因为这份发心,和近2年来持素持戒对自己几乎接近苛刻般地苦修,才感召来了这份殊胜的善缘,所以一定要倍加珍惜才是!
  我是在毫无预谋的情况下,硬被师兄们到活佛面前的。不得不在此坦白,在没来拜见活佛之前,我甚至还有些犹豫不决,一方面师兄们的盛情难却,另一方面我自己也有些顾虑,因为对藏传佛教和密宗都不甚了解,甚至还有些模模糊糊的误解。我既然选择了修行这条路,就一定要步步为营。记得看了现在修行人的一些现象的时候,我曾写下了:迟早归净土,何必惹尘埃这样的自勉。后来多亏看了活佛空间里的文章才吃了定心丸,鼓足了勇气。尽管我对网络上看到的对活佛的介绍敬仰万分,也是怀着万分恭敬的心态来拜佛的。但骨子里的我却也是个不太轻信任何事物的人,无论罩在头上的光环有多高,我也会用我自己的慧眼去一探究竟!(嘿嘿,我这么坦白,也不怕师父上人会怎么想呢?那么活佛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佛呢?
  活佛的法相非常庄严,耳垂又厚又大就跟见过的佛菩萨像的耳朵差不多可能这就是听说过的宝相,极有大福报的那种。眼睛也跟"正常人"不一样虽然不大,还是单眼皮儿,但是那目光却是深邃和睿智的。样子也很和蔼可亲。一般情况下,他嘴角总是挂着慈祥的微笑。但是他右眼角下的那条疤痕却让我大为不解,佛菩萨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一直都是那么庄严,完美无瑕的。"活佛"脸上怎么也能有伤疤呢?我觉得很奇怪,但又不好开口直接去问,于是就用探秘的心态开始去求解这些秘密。包括传说中的活佛的手指有四个节,出生时指头并拢等等,这些到底都是不是真地呢?
  很快,答案一个个地都浮出来了。第3天早上,师父的一个弟子刚好在看师父的手,还数了师父那异于常人的四个关节的手指。我也好奇地凑过去求证,师父的手很小,还胖乎乎的,我也淘气地数了数,嘿嘿,还真是4个节的呢只见师父的手指被手术分开的痕迹犹在,师父说他的手做过了2次手术。可能当时手术的条件不是很好,到现在手上针眼的伤疤还很清楚。慢慢地,师父也陆陆续续地给我讲了些他小时候的故事。
  师父刚刚9岁的时候就被确认为转世灵童,并带到了五台山学佛法,那么小就离开了家人的照顾跟寺庙里面其他的出家人和小沙弥一起学佛法修行。为了安全起见人们也不敢公开他转世灵童的秘密所以师父小的时候真是吃了很多很多苦。
  80年代初的时候国内寺庙的生活也还很艰苦甚至还要经常挨饿连饭都吃不饱。我好像忽然明白了,师父的身材为什么不那么伟岸,原来师父的童年竟然会是如此这般的可怜。由于寺庙里的僧人流动性很强,大家彼此都不是很熟悉,加上活佛小的时候智慧过人自然也很顽皮淘气,在缺乏大人照料之下,吃苦受罪不浅,右眼角下的伤疤也正是因为顽皮弄伤所致。我的心忽然开始隐隐作痛。为了渡化我们这些痴迷不悟的众生。作为一个倒驾慈航的再来人,您虽有着超凡的大智慧,但却要以我们凡夫一样的血肉之躯来示现,从小就要经历常人不能忍受的磨难。您回来,就是为了渡化我们这些顽固的迷失了自性的六道转回的众生您吃苦受罪也都是为了我们啊!!!想到这些,我就泪眼湿湿地。心里暗想,我们如果不好好修行,怎么能对得起佛菩萨的苦心啊!
  我第一眼见到活佛时,他衣着完全没什么特殊,身上甚至连一串佛珠都看不到。光从外表上看,我甚至比师父还更个修行人呢。嘿嘿,我以后都不好意思再了呢......都说真人不露相,正是因为师父上人毫无装饰性的东西在外包装"上,为人随和甚至还有些诙谐幽默,才让人们敢亲近他。他生活很简朴,简单,对吃,穿都没什么要求,经常吃个凉馒头和小咸菜也能对付一餐。对待来拜见他的众生,无论男女老幼,贫富贵贱,他用得都是同样一颗真诚而慈悲的心。所以他就像一块吸力极大的磁石,人们都很喜欢绕在他的周围。从他身上散出的每一个信息都是祥和的,慈悲喜舍的。通过细心地观察了活佛的言行举止之后,一向刚强的自认为是铁娘子的我,竟然也会被活佛师父感动地一次次忍不住流泪。
  我的恩师谢玉明先生去年生病住院的事一直是我的一大心病。我有个私心,想找机会求师父加持他一下。可是刚刚认识活佛就诸多请求,我又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我就用了个小心眼儿。我问师父,一会儿我给我的世界语老师打个电话问候他,您可以跟他说一句“SALUTON”(世界语您好的意思)吗?师父很爽快地答应了,我急忙拨通了老师家的电话,向老师汇报了我已经皈依了活佛这一喜讯之后把电话交给了师父。师父用?
????
?切的语调用世界语问候了谢老师之后,还用汉语跟老师寒暄了一会,最令我感动的是,活佛师父自己还
"自我发挥"地加持了老师;祝愿他身体健康,快乐长寿。这可就是我最最想要,却没感敢说出口的啊
!!!我感动地掉下了眼泪。师父,您真是大智慧者,知道我在担忧什么。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您也能毫不吝啬地发出您的福音,您真是何等的慈悲啊通完电话,师父叫我告诉老师注意心脑血管方面的健康问题..... 我真被师父给惊呆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五眼六通”?
  我心里一直还想向活佛询问我出生时的一些奇怪现象。这是压在我心底多年的秘密,也没人能够解释清楚。可能是我的心思又被师父给看穿了,在上课说起年龄的时候,师父主动问我要了我的生辰八字,我也趁机向师父询问了我多年不解的疑惑,如释重负。师父还教诲我说,:"不管你前世是谁,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世你都要从头开始,自己好好修行,师父也不能保证你一定成佛,也要靠你自己一点点地修行......他甚至拿他自己的经历来举例,让我豁然开朗。那个下午,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总是想流眼泪。为了不影响大家的情绪,我想暂时离开师父,平复一下心情,回去带些换洗的衣物,也顺便处理一下深圳的事情。临走的时候,师父叫他弟子去给我拿了2串珍贵的沉香木的佛珠,一串是我的,一串给我的妈妈,并祝愿她健康长寿。我鼻子又是一酸,含泪给师父跪下双手接受了佛珠,并请求师父摸顶加持。
  与活佛师父虽只有短短3天的相处,但却像一个在外漂泊了多年的孤儿终于找到了慈父的感觉一样。使我的心不再孤单;不再害怕。也更加坚定了修佛的决心。我曾经对自己未来的晚年感到疑惑过,但现在已经不再担忧了,因为有这样一个大菩萨做我的导师,我一定不会偏离航线的,看到活佛师父现在正在做的那些众多的慈善事业,我知道了自己也能奉献些什么。我已经发心用我的余生全力护持三宝,护持我师父上人利益众生的伟大事业
  我非常自信自己的观察力和判断能力,他就是一个真正的活佛,一个大慈大悲的菩萨,一个我可以皈依的上师。于是我在我的空间里挂上了这样的句子:热爱我伟大的活佛师父--阿旺降央多吉!!!
  我相信,一定是佛菩萨把我引到师父面前的,感恩与庆幸之余,我也有着强烈的使命感,一定要让活佛掌握世界语,并能用世界语向全世界弘扬佛法...... 


    Lerni-2.jpg



原文链接 http://user.qzone.qq.com/7275819 ... Info_PersonalInfo.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佛学世界语网

GMT+8, 2022-5-27 23:15 , Processed in 0.07164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