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世界语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231|回复: 0

鸥鸟的爱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2 07:4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蒲灵娟
   
  十月初的黑河谷已是风寒天冷的时节,山上堆积的白雪把灰蒙蒙的天穹衬托得更加凄清、萧瑟。寒风袭来,候鸟纷纷迁徙到
南方,短短几天时间,泊都冻起了厚薄不一的冰层。这天早上,爸爸背起猎枪带我到洛玛湖打猎。
  汽车像匹孤独的野狼奔驰在无边的旷野,崎岖的路段颠簸得人头皮直发麻。一路上,爸爸边开车边聊着洛玛湖的话题。他说洛玛湖是个天然大湖泊,四五月份,温暖的阳光融化了山下的白雪同时融化了湖面的冰层,于是,白雪化为涓涓细流从四面八方淌进清澈的湖里,湖水满盈的洛玛湖,似地平线上的绿翡翠碧波荡漾。这时候,水草青青,长势茂盛,水虫鱼虾游弋。斑头雁、棕头鸥、黄鸭、白鸥等成千上万的飞禽从遥远的南方飞到这里觅食、产蛋、繁殖。因为这儿没有狼、狐狸、蛇等天敌的侵扰和伤害,有的是丰厚的水草、鲜美的鱼虾和虫子让鸟儿们饱食终日,所以,洛玛湖是鸟儿们自由、幸福、欢乐的家园,它们在蓝天白云下任意翱翔、纵情啼鸣。
  爸爸说着话,把车开到了洛玛湖畔。我们下车关好车门。偌大的湖结了厚厚的冰,鸟儿们大多迁徙了,只有少数鸥鸟尚留在这里。我打了个哆嗦,爸爸却兴致勃勃地提着猎枪往湖上走去。
  一会儿,啾啾的鸥鸣声传来,一对雪白的鸥鸟掠过我们的头顶飞过去。我出神地凝视着这两只可爱的鸟儿。却在此时,“啪”一声清脆的枪响,体积较大的鸥鸟掉在前面几步远的石头上,殷红的血染红了它洁白的羽毛和苍凉的石头。
  雌鸥本来可以飞走逃命,奇怪的是它却折转身子低旋着、悲鸣着、扑腾着翅膀在雄鸥尸身旁飞舞。它雪白的翅羽不停地拍打着雄鸥的身体,它的哀鸣声揪扯着人的心。
  我和爸爸惊呆了,爸爸再也不忍心用枪瞄准雌鸥了,他上前用枪柄驱赶雌鸥,试图捡起死去的雄鸥,雌鸥扑闪着翅膀,圆圆可爱的眼里竟泪光闪闪,它用双翅护卫着雄鸥的尸体,等爸爸的手刚伸过去,它就用尖尖的嘴壳朝爸爸狠命啄了一口,一股血从爸爸的手上流出来,爸爸连忙后退,顾不上拭去手背的血,双手诚惶诚恐地捂住眼睛,生怕愤怒的雌鸥啄伤他的眼睛。
  雌鸥的悲鸣声越来越凄冽、越来越急促,声声紧、声声哀,声声都令人揪心揪肺。爸爸后悔了,他抱怨自己刚才不该开那一枪,置这对恩爱的鸥鸟于阴阳相隔。
  悲惨的鸥鸣声让我们想离开这里。我们转过身去,忽然,最后一声长长的哀鸣之声戛然而止。
  “飞走了,终于飞走了。”爸爸不由得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可是,我们回过头却惊呆了,刚烈的雌鸥已经撞死在石头上,倒在雄鸥一旁,两只鸥鸟的血交融在一起,红白相衬,分外夺目。
我的眼泪哗哗往下掉,视野变得模糊,爸爸眼里也噙着泪水。我们都懂得,雌鸥在用它生命的呼唤希望唤醒雄鸥与它双飞双栖一同迁徙,然而一声声召唤却一次次失望,最后那一声长久的哀鸣是它绝望、痛苦、无奈的心语,它苦苦啼叫,已经筋疲力尽无能为力,就果断选择了殉情而死。
  爸爸默默地走到车上,他对我说:“丫头,爸爸从今往后再也不打猎了。”他用榔头把去掉子弹的猎枪砸断后摔出老远。停了停,爸爸又说:“只可惜没有泥土把那对鸥鸟埋了。”
  汽车疾驶而去,留在我心里的是沉甸甸的感觉!
 (摘自《中国校园文学》2003)

   【转自】如是雨林 2010年第1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佛学世界语网

GMT+8, 2019-10-20 03:50 , Processed in 0.10976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