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世界语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11|回复: 0

转:石老师和他的书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14 21: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石成泰 于 2020-1-1 10:34 编辑
石老师和他的书话
孟玉丽

    石老师, 名石成泰。
    书话,准确说是世界语文学书话。
    所以,说“石成泰老师和他的世界语文学书话”可能更为确切。

    首次见到“石成泰”三个字,是在当时尚在人世的韦山老师编辑的《我和世界语》一书中。书中介绍了很多世界语者,尤其是著名的世界语者,这对于我这刚接触世界语的人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书很厚,介绍的人很多,看下来之后脑子里满满的,激动之余,记住的寥寥无几。印象最深的是诗人安泰(anteo)毛自富,不是因为他的诗,而是因为他身残志坚的顽强精神;然后是胡国柱老师,因为他的双语表达和颇有文采的中文,好像只有他是用世界语中文双语的,尽管我当时在文中只能认识零星的几个的单词,却很是激动,很是遗憾其他人没有用双语!还有王崇芳老师,编纂词典啊!绝对大师啊!至于石成泰老师,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还是因为他是聋哑学校的校长,印象也不是很好,因为文中好像说他把领导艺术用于交往,与国内外世界语者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这在我看来根本就是“世故”,是“滑头”嘛!

    再次接触到“石成泰”这三个字,是因为魏以达(vejdo)老师。那时我好像是学完了妙慧师父用于启蒙的世界语初级教材《希望》(Espero)。当时认识人不多,也不知到哪里学习实践世界语。不记得是谁推荐了魏以达老师的世界语学习网站(http://www. elerno.cn/bbs/index.asp),进入之后发现里面内容很是丰富:初、中、高级;学习讨论;新闻资讯;翻译写作;名人专栏等等应有尽有,便几乎每日都去浏览,并成为发帖大军中一员。期间有幸结识了魏老师。有一次魏老师很是赞赏感慨,说,石成泰老师不愧是世界语的veterano,会议(具体不记得了)结束后,他不顾舟车劳顿,当晚写出了会议报道。我听到后立刻进入论坛,结果是大失所望!报道世界语会议不该用世界语表达么?最好双语适合不同人需要啊。但这,这纯中文的是怎么回事?!我对世界语运动毫无兴趣,那么激动是想要看看的, 是大师们是怎么用世界语表达这些题材的,结果......两次三番如此失望后,我对石老师没了丝毫兴趣。再有名气,世界语运动中再怎么活跃,不能用世界语表达所思所想所见所闻又有什么用?!又怎么称得上世界语者?!

    第三次是因为苏阿芒,那个著名世界语诗人。当时QQ群里有人谈到苏阿芒,我记得买过一本他的诗集,就找出来看,记得那是晚上。不特别亮的灯光下翻着那本小册子,我有些意外。意外的不是石老师和胡国柱老师汇编了这本书(北京中国世界语出版社出版, 1992年,那时苏大诗人已经去世两年了),也不是因为石老师做了序,而是因为这序石老师是用世界语写的! 我还记得当时看这序时激动的心情。这篇世界语序的世界语表达简洁流畅,用基础的词汇完整清晰地表达了他要表达的内容。当时我已经看了《卡尔》、《Vivo de Zamenhof》等作品,我觉得他们的表达风格如出一辙,很是令我喜欢。于是心里又升起了结交之意。那时我跟韦山老师已经很熟悉了,熟悉到可以“要挟”他写信介绍我和石老师认识的程度。我以为他校对一份世界语资料为条件,“要挟”他写“介绍信”。就这样我和石老师开始了邮件往来。

    一波三折的情谊啊!
    想必是“要挟”来的缘分不是好缘分吧,跟石老师的邮件除了第一封大家都客客气气的寒暄外,没一封是让人心情愉快的。准确说,除了第一封,每一封都令人郁闷!我是个直言直语的人,有的是“直言不讳”的“艺术”。石老师作为名人,veterano,跟他通信的人想必都与我的风格不同。反正除了第一封礼节性邮件外,其余我谈自己真实想法看法什么的邮件,无一例外,都被训斥的一塌糊涂。那真是“坐着不正站着歪”(后来熟悉了,我在给石老师的一封邮件中写了一首这样开头的打油诗笑谈那时的情况)。不被理解、总被误解的心情是很不美丽的,我不想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也不想给别人添堵,就借口“自己需要反思,暂时不打扰了”,匆匆中断联系,后又因某些诗词方面的请教(那时知道了石老师诗歌方面的擅长)而恢复联系,然后又中断,如此反复数次。

    “Ankaŭ al ni la suno eklumos.” Jes ja!Ankaŭ al Mi la suno eklumAsFinfine!
    转机是书。一封邮件中我抱怨自己记忆力太差,什么都记不住,花了很多时间也没记住几个单词。石老师建议多看世界语文学作品,说这样不但增加趣味,开阔眼界,且有助于记忆单词、培养语感,比单独背单词更适合我。我说,除了教材,几乎没有什么书可看,也不知哪里买。石老师说,UEA有专门购书的地方,说你现在想看什么我借给你。

    “想看什么我借给你!”这句话我不知别人听了会有什么感觉,我只知道,我的记忆力如此差,上文中一些细节我都不能保证没有一点出入,但我却很清楚记得当时看到这句话的心情!就为这句话,我认定石老师是值得真心交往一辈子的人!要知道,当时世界语书籍很是匮乏,有价值的大都为国外原版,很多已经绝版,那些书是极其珍贵的。这种情况下,对于我这种并非青年才俊,而是起步晚、年龄大、记忆差、没什么“前途”而且不被认同(否则就不会总是被训斥了,对吧?)的komencanto, 一个颇有名望的veterano主动提出借书,这是何等不易!我的理解是,石老师是真正做到了“有教无类”,对每一个真心想要学习世界语的人都能一视同仁、悉心培育。这是大贤啊!对一个爱书的人,这样出借自己珍贵的藏书是多么的了不起!多么令人敬重!

    但是,我婉拒了。因为自己的词汇量太小,看一本书需要的时间太长。我觉得太长时间占着一本书不合适,而且太长时间我也怕哪次不小心把书弄皱甚至弄破了。可我没有放弃这大好机会,我请石老师代我在UEA买了几本书。但是,但是很遗憾!因为没有经验,我买的都是在群邮件之类的地方推荐的书,买回之后发现基本都不适合自己,而这些书对我来说真的不便宜!之后我又有了新念头,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我问石老师,是否可以借书给我去复印(因为复印所用时间比较短,而且可以多复印几本送给帮助过我的老师们和同样喜欢文学而缺乏书籍的朋友。当时我还不了解复印书对书的损害,尤其是比较“古老”或装订不太好的书)?因为没报太大希望,所以当石老师同意的邮件到来时,喜悦更大!

    石老师的书话。随着一批批书的复印,石老师谈了越来越多的相关情况,而我这时也知道了石老师写了很多介绍国内外著名世界语者及其作品的文章——书话,这些书话一部分于2015年发表在官方世界语网站El Popola Ĉinio  http://www.espero.com.cn/node_ 7223618.htm)。现在魏以达老师网上的电子阅览室(http://www.elerno. cn/elibro/elibroj.htm)里提供下载汇总后的小册子(0308 碧山书话, 0309 世界语文化琐谈, 0310 世界语文学琐话),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下载阅览,很是方便。一篇篇的书话看下来,在我脑海中,复印的那些书不再是零零散散一大推,他们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线贯穿起来,条理清晰,所谓"纲举目张"大概就是这样吧。这些书话比较系统而简洁地介绍了世界语文学及发展,介绍了世界语文学史中著名的世界语者及其作品,介绍了世界语文化的概观。自此,世界语在我心中不再是课本、词典、语法的代名词。是石老师和他的这些书话,为“禁锢”在课本、词典和语法“小黑屋”的我,打开了一扇大大的、通往五彩缤纷的世界语文学大花园的大门。

    当然,石老师的作品不仅仅是书话,石老师还有很多其他作品,用世界语翻译的古诗、创作的诗歌、小说、随笔(我了解的只有一部分),还有这些用中文写就的读书随笔等,方便不同人群阅读,石老师也经常为国内外一些杂志供稿。而石老师的性格我也有了进一步的认知:哪有什么“世故”与“滑头”!有的是东北人的坦率,同样的“直言不讳”和真诚!

    新书话。石老师喜爱文学,尤其偏爱诗歌,但既往书话中谈诗歌的比重并不大。我由于词汇量比较小,程度悟性都不够,所以不太能欣赏那一首首具体的世界语诗歌,但却很想大致了解一下,想要知道从世界语创始起到现在,先后出现了哪些著名的或比较有影响力的诗人,想要知道他们有哪些作品,这些作品的内容及特点等等,便极力“怂恿”石老师“再接再厉”,继续“书话下去”,以满足我及与我有同样需求的朋友。“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被“纠缠”烦了,下面的“诗歌“书话就诞生了。哈哈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佛学世界语网

GMT+8, 2020-5-26 08:41 , Processed in 0.06492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